《陆少追妻要翻车》
作者:七月女巫

正文 第006章 你最好祈祷她没事
 
 
    陆靳岿然不动,只是眉头稍皱起,许久才敛目解释:“这些报道只是捕风捉影。”

    陆老爷子手里的拐杖铿的敲到桌子上,“那离婚呢?离婚也是空穴来风?”

    空气霎时冷下来。

    陆靳这才抬头看向老爷子,他放在桌面的手稍稍攥紧了。

    在他以私生子身份进来的时候,第一次见到这个老爷子也是如此,他就坐在轮椅上,那神情淡漠的没有一丝的温度。

    哪怕他怯怯的上前叫爷爷,可得到的也是冷淡的嗯。

    豪门荒唐事多,私生子并不罕见,而他也算是私生子里幸运的,至少能够得到认祖归宗的机会。

    只是——

    陆靳垂眸,掩住那讥诮的唇角。

    陆老爷子并非天生冷淡,因为他曾经有幸看过那位陆家大少爷陆寅过来的时候,满是皱纹严肃的脸上,罕见的露出笑容。

    是了,那才是真正的继承人,而他,不过就是一场风流荒唐下的意外。

    “离婚的事情,我会做好周全的打算。”

    陆靳抬头,一字一句的回道,只是那眼眸看的却是一旁的司婠。

    他唇角的讥讽更像是有意为之,“不,不会离婚。”

    司婠背部下意识绷紧,撇开视线。

    “对吗?婠婠。”从他唇里出来的声音更凉更讥讽,似乎是某种嘲弄。

    后边的尾音也刻意的咬重了。

    司婠的手心掐紧,抬头看向他,忽然觉得一阵嘲讽和荒唐,她弯眸同样不甘示弱的看着他,一字一顿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的,永远都不会离婚。”

    “毕竟离婚太荒谬了。”

    手心掐的有些疼,可更疼的却是腹部的卷痛。

    疼的她额心沁出汗水,整个挺直的脊梁都在轻颤。

    “不离婚自然是最好,我这老头子也活不过几个年头。”

    “明天的生辰,如果再有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那就别怨我这个老头子多管闲事了,尤其是那个林卿卿。”

    老爷子到最后的话毫不客气,直看向陆靳。

    可是得到的却不是承诺,而是微微颔首的沉默。

    这种沉默像是一种默许,但是更像是一种无声的抗拒。

    陆老爷子拳头抵着唇,咳嗽的声音更大,有些倦怠的挥挥手:“都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爷爷,您注意身体。”

    陆靳的态度挑不出任何的问题,可偏偏客气到疏离。

    这孩子,对这个家有恨。

    陆老爷子抬头看着他,从那冷峻俊朗的五官尚,隐约的看出一丝的影子,忽然想起那早就躺在墓碑下的少年,心脏一疼,神使鬼差的喃喃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阿寅现在还在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陆靳离开的背影猛然一顿,垂在两侧的手也逐渐捏紧,却只是短暂的停留,又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个孩子那么像他,可偏偏做事风格跟他完全不同。”陆老爷子看着离开的背影,对身边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身边站着的管家轻声叹息,“何必呢,为什么任凭他误会下去,他接管这个公司之后,若不是您的话,早就被那些虎视眈眈的人联手吞掉了。”

    陆老爷子却阖眼不肯说话,记起来许久之前,那个怯生生的少年拉着自己的衣角,满眼孺慕小心翼翼的叫着爷爷,没得到回应许久才落寞的离开。

    而他的阿寅则是站在他身边,羡慕的看着他的背影,轻声说:“爷爷,如果我身体也能这么好的话,那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只是一晃眼的工夫。

    陆老爷子满是皱纹的眼角有些湿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边的气氛骤然冷沉下来。

    陆靳的脚步忽然顿住,后边紧跟着的司婠来不及停下,直冲冲的撞到了他的后背,鼻子都磕的发酸。

    “先是找到卿卿,然后现在来找老爷子作为后背,司婠,你究竟还有多少我想不到的意外?”

    他垂眸,几乎俯瞰的逼问眼前的人。

    “是,我不想离婚的话,办法多的是。”司婠仰头不甘示弱的说道,腹部的卷痛让她的尾音听起来都带着几分的颤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疼了。

    她仰头望着眼前的男人,从包里拿出那份近似羞辱的文件,废纸一样的塞进他的怀里。

    “陆靳,你觉得我废了那么大的工夫,就是为了贪图这点股份。”

    她眉眼分明是弯着,可莫名的有种萧索和自嘲,“孩子没了,单凭这孩子,也不止这个价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拉开车门进去。

    攥着车把的手猛然一颤,低头的时候,滚烫的眼泪啪嗒掉在手背上。

    孩子。

    她曾心心念念以为这是上天赠与的礼物,却没想到是噩梦的开始。

    陆靳眉眼之间的冷戾更重,原本讥嘲的话,却在垂眸的时候顿住。

    这锋锐的浑身竖满刺的女人,身体单薄的像是一张纸,一吹就碎了。

    她的眼睫有些潮湿的黏连。

    他喉结滚动了一下,忽然没了意思。

    车内的气氛愈加紧张。

    司机不敢吭声,就连呼吸都屏的很低。

    可手机却忽然嗡嗡的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司婠只是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,就紧抿着唇,手攥紧了衣服。

    上边显示的是——

    “卿卿”。

    亲昵的有些扎眼。

    电话那边的声音听不清楚,只是明显的看到陆靳脸色骤然变得难看,侧头看向她。

    那眸光冰冷像是一把利剑狠狠地刺过来。

    “卿卿被车撞了,你找人做的?”

    不是疑问,更像是肯定。

    这毫不犹豫的怀疑,让她心脏狠狠地跌到了最底,骨头缝都有些刺过的疼。

    可真是情比金坚啊。

    司婠冷嘲又挑衅的抬头看向他,分明能解释,可在看到那怀疑的视线的时候,所有的话都变成了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像是自我保护的本能。

    “我如果想杀了她的话,肯定会斩草除根,就算是撞死也绝对会制造意外,而不是那么粗劣的手段。”

    她下巴扬起,带着一贯的锋芒。

    可下颚却忽然被捏住。

    “司婠,别挑战我的耐性。”

    陆靳掐住她的下颚,冷声道,“你最好祈祷她没事,也最好祈祷这件事查不到跟你有关系。”

    暗哑冰冷的嗓音里,带着几分压抑的怒火。

    司婠被迫仰头望着他,直直的看进了那双深黑的眸子里,心里唯一的那簇希望,被浇了个透心凉。

    他在怀疑她。
特别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,点击这里继续阅读: www.dswx.org
打 赏 [手机APP阅读] [放置书签]  [我顶一下] [举报错误]

一分不嫌少,多了不嫌多!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!关闭

都市文学-打赏 都市文学-打赏
微信支付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支付宝支付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0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QQ工具0 | | 会员帮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