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陆少追妻要翻车》
作者:七月女巫

正文 第017章 这可真是一份惊天好礼
 
 
    还没等台下的众人回过神来,老爷子继续开口道:

    “只要我这个老头子还活着,就不会允许有任何一个心怀鬼胎的人掺和我陆家的家事。”

    这话,老爷子说的不紧不慢,却清清楚楚的通过话筒传达给了众人。

    一句话摆明了立场。

    下边惊诧议论的更多。

    “咳咳,那现在就请陆老先生看看大家送上的礼物吧。”一旁主持这场晚宴的主持人开口。

    避免场下的众人继续私语议论陆家之事。

    礼物?

    司婠微微一愣,而脚下的步伐却更快,几乎下意识拦着抱着礼物准备上台的人。

    厉声问道:“这是所有的礼物吗?剩下的呢?”

    “先别送去!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”被拦住的人支支吾吾的,眼神漂移的看向台上。

    台上不知道是谁已经送去了礼物,那声音还清晰的传出来——

    “那就先拆这个吧,这可是您最疼爱的孙媳妇准备的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谁打趣,礼物已经递过去了。

    心在那一瞬间揪紧。

    司婠浑身上下冷透了,一股寒颤从脊梁骨瞬间窜上,这盒子……

    这盒子根本不是她准备的礼物!

    她准备的是一副有了年头的画作,因为知道他老人家喜欢收集画作,所以才辗转了好几个地方才买到。

    可如今陆老爷子手里拿着的盒子却是个正正方方的盒子。

    一刹那,血液倒流!

    似乎倒流的血液全都堆积在喉咙里,压的她心神慌乱。

    不!不要打开!

    “别开!”

    司婠的声音有些尖锐。

    仰头昂声想要制止,脚下几乎是用跑的。

    即便是这样,她也只来得及赶到台子边,眼睁睁的看着陆老爷子满是笑意的打开。

    空气似乎就在那一刹那间凝结、

    陆老爷子唇边的笑容霎时消失,手里紧紧地捏着盒子的边缘,额头沁出冷汗。

    脸色苍白的厉害,手捂着心口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。

    他的脸色看着有几分的惊诧,随之而来的是痛苦,是绝望不堪,整个人哐当摔到在地上。

    话筒砸在地上发出刺啦刺啦刺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周围忽然乱做一团。

    “快!叫救护车啊!”

    “快快!”

    所有人纷涌着从她身边擦肩而过,更甚至有人撞的她踉跄的往前走了两步。

    即便是如此,此刻的司婠听不到了、

    好在很快稳住心神,想要上前帮忙。

    这时,肩膀却被人攥住。

    转头就看到陆靳那冰凉难看的脸色,他冷笑着咬紧牙关,一字一句的说:“滚!!!这边不需要你假仁假义的。”

    语罢,他便重重的甩开她,疾步跟着救护车离开。

    司婠被推搡了几下,肩膀疼的像是被掰断一样,踉跄的往后站了站。

    救护车和担架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司婠咬破舌尖,才恢复片刻清醒,她强撑着身体快速走上前,台上已经没多少人了,空荡荡的只剩下一个被砸落在地的盒子。

    还有盒子里滚出来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的都太快,没人注意到盒子里究竟是什么东西,可司婠弯腰从角落缝隙里拿出来的时候,瞳仁狠狠收缩,手都在颤。

    怪不得……

    怪不得会是这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那是一个成色比较好的项坠,而项坠里面却是闪烁着诡异的红色。

    更像是一个琥珀,里面有一张缩小的照片,还有一小截怖人的断指。

    那小小的照片隐约能看出,上边的少年无助的在哭泣,隔着琥珀都能觉出一阵的窒息和痛苦。

    这东西怎么会……

    司婠手指冰冷僵硬,缓缓地攥紧了那个项坠。

    那里面的少年是陆寅,是死去多年,早就微笑着沉睡在地下的人。

    几乎没人知道那段经历。

    曾经的陆家大少爷陆寅身体不好并不只是天生的,只是因为年少的时候,他曾被一群丧尽天良的人绑架。

    那些人被陆家逼破产走投无路,绑架了正在路边买东西的陆寅,在深山老林几天几夜找寻不到。

    唯一送回来算是‘报平安’的东西,就是这个项坠。

    里面装着的是陆寅惊恐绝望的样子,装着的是他被硬生生砍下来的一小截手指。

    哪怕后来的后来,陆寅得救了,可却因此落了更重的病根隐患。

    可这件事,知道的只有她、老爷子和陆靳。

    这东西,之前也分明是毁掉了,怎么还会出现在这边!

    司婠攥紧了项坠,手心被咯的生疼,心口像是被一只手捏住,攥的生疼窒息,喘息不过来。

    疼!太疼了!

    “唔,真可惜,忘记跟老爷子说一声生日快乐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在台上送给我的那句话我也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林卿卿在台下经过,不轻不重的说道,唇角的笑容讥讽,又意味不明。

    她在报复老爷子千方百计的阻拦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你是哪里来的!”司婠眼眶疼的厉害,扬手恨恨一巴掌甩到她的脸上去。

    啪!清脆的声音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这种隔了阴阳又隔开岁月的东西,再一次血淋淋的扒开在陆老爷子的眼前。

    他怎么可能受得住!

    这无异于是酷刑。

    周围还有没走的人,惊诧的回头看着这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林卿卿压下眼底的嘲弄和厌恶,攥住她还想扬起的手,冷笑的说道:“空口无凭,人人都知道这是你送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件事怪就怪你自己,当初他怎么被绑架的,你不会忘了吧。”

    林卿卿后退几步,忽然换上一副惊恐痛苦的高声尖叫,然后借着几个人过来的时候离开。

    周围过来的人都用异样防备的眼光看着司婠。

    一个刚把老爷子给弄病倒,然后转头又掌掴别人的女人,真是疯透了。

    “爷爷去哪个医院了,我去看他。”

    司婠没心思跟林卿卿纠缠,喉咙沙哑的问道,一开口眼泪止不住的掉下来。

    疼的她多呼吸一口都觉得钻心彻骨的疼。

    陆寅,当初是为了给她买礼物费尽心思讨好她的时候,被人绑架走的。

    那时候他还打着电话,声音柔和的规划:“那我买两份好不好,一份给爷爷,一份就给你。”

    可下一秒就……

    旁边的人虽然眼里带着异样和探究,可还是说了具体的位置。
特别提示: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,点击这里继续阅读: www.dswx.org
打 赏 [手机APP阅读] [放置书签]  [我顶一下] [举报错误]

一分不嫌少,多了不嫌多!您的支持是我最大的动力!关闭

都市文学-打赏 都市文学-打赏
微信支付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支付宝支付


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0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
QQ工具0 | | 会员帮助